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郝吉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564,337
  • 关注人气:13,3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认识的三位日本战争遗孤

(2015-07-19 09:58:20)
标签:

文化

历史

分类: 历史
我认识的三位日本战争遗孤
牡丹江机车厂,是我出生和生活了许多年的地方。
牡丹江机车厂有多少日本战争遗孤,我不知道,那时候我还小,没有想到也没有能力去探究。在后来的工作中,约略知道他们中的许多人应该是日本开拓团的后代,少部分也有日本在东北兴建的工厂的日籍员工的后代。作为侵华经济战争的手段,开拓团和日籍技术工人,不像战略部队士兵那样手上沾满中国人民的鲜血,也可能有一些自己的无奈无助,但是并不能忘记他们也是侵略集团的一部分。牡丹江机车厂的厂志上,就记载着日本管工对中国工人的欺压,有的工人甚至被欺压至死。我曾亲眼看到过当年日籍管工的后人到牡丹江机车厂探访,代表他们的父辈跪在厂领导面前谢罪。
由此种种吧,我是一直没有对日本战争遗孤太上心的。当《小姨多鹤》火了起来,当一些回到日本的日本战争遗孤在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之际回拜中国养父母时,我的记忆也被翻卷起来——其实,日本战争遗孤,离我也并不远。

我记得最清楚也最深刻的有三位,其中曾住在我家楼上的于斌老师印象最为鲜明,现在我都确认我写的“于斌”这两个字准确无误,他的样子就像在我眼前。还有两位,一位是住在同一幢楼的邻居宋婶,另一位是我校友的母亲王婶,样子记得不大清楚了,也不知道她们的名字,只有一种印象,她们皮肤很白,洁净而能干。
于斌老师应该是在我出生前就住在我家楼上,他是我的音乐与体育老师,同时还是年长我十四岁的哥哥的音乐和体育老师——不,更准确地说,于斌老师跟我哥哥,是亦师亦友的。
从我有记忆起,家庭周边的生活中,就有于斌老师。他长得很黑,就是比黑人只差那么一点的黑。有圆圆的脑袋,圆圆的眼睛,圆圆的鼻子,高兴时会用粗壮的双手托住我的两只小脚,把我高高举起来——当然,是在我长大以后,我才知道于斌老师把我举得并不高,因为他身材是奇矮的,很矮很矮的那种矮,可能我三四年级的时候,身高就超过他了,他有一米四还是一米五?现在没法知道了。
于斌老师有很好的音乐和体育天赋,至少在当我老师的那五年间,我们学校所有的音乐活动、唱游活动都是于斌老师来指挥指导;每年厂级和校级运动会上的总裁判长,也一定是他。
我哥哥因为时代的关系,没能上大学,一辈子就是普通工人,可是他会很多乐器,唱歌的水平也相当高,这很得宜于于斌老师的帮助与指导。
少时不知大人愁。可能是我长到上初中以后吧,才知道于斌老师是日本战争遗孤,母亲说他是“琉球”,就是说于斌老师的祖辈是生活在琉球群岛的,他的身材等体貌特征,是典型的琉球人种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日本战争遗孤的身份,还有他过于矮小和很显苍老的样子,他娶妻是很晚很晚的,大约是1980年代中后期的样子。于斌老师结婚后,还在我家楼上住了一段时间,于婶婶是位海林的乡村教师,个头也不大,年纪看来也不小,经常围一块颜色鲜丽的四方头巾,不爱说话。因为工作关系,他们一直分居。后来于斌老师搬走了,据说是为了就近于婶婶。
于斌老师和于婶婶生了一儿一女,但是夫妻关系一直不是很和睦,个中缘由我不太清楚,只是机车厂的很多老人,相对是同情于斌老师的。
后来,中日邦交越来越密切,但是我再也没有见到于斌老师,听说他的哥哥健在,生活在日本,想法找到了他,于斌老师回到了日本。此后的消息全都很零星了,据说于斌老师回国的时候,于婶婶是坚决不去的,于斌老师于是领着女儿走了,于婶婶带着儿子依然生活在海林。再后来,于斌老师老了,就生活在日本的老年公寓。
宋婶是个异常美丽的女子,皮肤是那种很透很透的白,一双忽闪闪的大眼睛,住在我家隔壁单元,对我们这些孩子,一向很温和。宋婶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比我大,叫什么名字我不记得了,小儿子叫强。
宋婶的婚姻也是很不如意的,那位宋叔,他自己家人也不是很待见他,整天无所事事的样子。听说他爱喝酒,喝多了就打宋婶,骂她是“日本娘们”。但是平常的宋婶给人的印象一直是温和有礼的,在工厂里上班,早出晚归,又照顾着家里的丈夫孩子,爱洗衣服,总是很忙的样子。
我上高中的时候吧,宋婶带着两个儿子回日本了,宋叔则一直生活在厂里,不知道为什么没跟着去。但是据说宋婶是经常接济他的,毕竟,是几十年的夫妻,还有孩子。
王婶是我认识的这三个日本遗孤中最幸福的,她嫁了一个高高大大的中国工人,罩着娇小的王婶就越发玲珑可爱,夫妻很恩爱,他们生有三个孩子,长子叫玉,我叫玉哥哥,二子比我小一岁,小女叫小玉,常跟我一起玩。
王婶是很早就找到了在日本的亲人,好像当时是她母亲还在,所以得到了更多的关爱。第一次回日本探亲回来,就给带了一对有老虎图案的纯毛毯子,小玉很喜欢,我们去玩的时候,就拉着一起坐在那绵软的长毛上。
也是在我上高中的时候吧,忽然有一天玉哥带着小玉他们就跟我们道别了,还没来得及做什么,他们一家就搬去了日本,再没见到。工厂里的老人们说,其他的日本遗孤也有没回日本定居的,但是有时会回去看看亲人,也有见到王叔王婶一家人的,说他们在一个城市的边缘生活,玉哥和弟弟承包了一片垃圾场,每天开车负责运送,王叔也相帮着,王婶则不工作了。
我认识并记住的这三位日本战争遗孤,现在应该是七十岁或者是八十岁往上的年纪了,不知道都是不是还在。
在我的记忆中,于斌老师、宋婶、王婶都说中国东北普通话,有中国东北的父母亲人。以他们的年龄看,在战争期间,他们都是孩子,不可能作恶,他们的父母是做什么的,就不知道了——无论他们的父母是做什么的,中国东北的善良老百姓,都给这些孩子家的温暖,养育他们长大了。而他们,无论自己亲生父母是谁,无论最后归向了哪里,在他们的青春年华中,也有那么二三十年的时间,是在牡丹江机车厂辛勤工作的,跟这里的普通工人一样。牡丹江机车厂历史上那些值得铭记的数字里,也有他们的汗水。
我们这个民族,是不会忘记被侵略被欺压的屈辱与惨痛的,也是不会忘记曾亲密在一起的家人的。
战争改变了太多,回首往事,不胜唏嘘——祈愿和平,祈愿昌宁。(未经许可不得转发。作者陶凯,牡丹江机车厂职工家属。配图来自央视网)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28suncity.com sbc69.com bmw777.com tyc962.com sb339.com
    11bmw.com bmw539.com 336tyc.com 79suncity.com 635bmw.com
    936sb.com 81suncity.com 321sb.com rfd65.com sun612.com
    永利娱乐手机版登入 41tyc.com www.100msc.com怎么开户 56msc.com 25js.com